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港 > 游戏

紅五月的幻想一

发布时间:2019-06-05 15:18:30

  红五月的幻想(一)

  我决定离开是因为安的归来。

  在北京一個沉默的春天里,我見到了一個男子,類似于安的男子,他開著一間雜貨鋪子,買各種干果。店面是與別人合租的,他占一邊,另一邊是買酸辣粉的。我不吃干果,只吃酸辣粉,因此不是特意而是無心。但是不管是怎樣的因由,總之是宿命一般的必然遇到了。然而他卻不是安。

  二 楼下的男孩

  那个休息日回家,玛索还是在花园边打球。“嗨。”我扬扬手。“回来了”他说着向我跑了过来。笑容灿烂的像盛开的花儿。“嗯”我笑笑的上楼去。这是一个单纯的高中生。父亲是做小生意的,家里不是暴富,倒也还算殷实。幸福的三口之家。

  玛索说次见到我是我们刚搬过来的时候。那天从超市买东西回来。他说他正在花园边打球。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恍惚中好像有一个小孩子在那里打球的影像。也许是他强加的,反正我本身不辨真伪。这些年来我一直心神恍惚,不管是对人或事。玛索说那天你的辫子随意的捆在后面,前额有几缕耷拉下来,衣服松松垮垮的放在身上。“成熟又妩媚”他说。我呵呵的笑着。那么点的小孩子怎么会说这种话,可笑的很。不知是到这里也应该有六年了,六年前我也只不过是个小姑娘,十六岁的小姑娘,怎么算得上是成熟和妩媚呢?也许当时是有太多的忧伤写在脸上吧。

  玛索的出现,曾经给我带来过一丝微茫的希望,但仅仅只是一个很短暂的时间,就被我扼杀掉了。玛索跟安有些相似,我曾经以为他们会有什么关系,然而却从来没有听过玛索一家人提到过安,甚至是一点在他们中存在过的痕迹,照片或是碗筷的个数,但是都没有。于是我笑自己烂痴,只不过是像,世界这么大偶尔个别相像的人也是正常。那只不过是一个没有来由出现然后又没有原因消失的人而已,你为何总是念念不忘呢?只当成一个梦不是更好。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算算安出现和消失的那一年,距现在已经有六年之久了。我念了六年。

  不知为什么,一个人的印象在我的脑海中始终那么深,甚至不需正脸,只要一个背影,只是背影,我就能念念不忘。偶尔看到类似的心便会无知觉的疼痛。回忆总像是风中四月的花香,扑面而来。

  歌词里说,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怀念你怀念从前。[1][2][3][4][5][6][7]

痛经手脚冰凉怎么治
痛经食疗吃什么好
月经后期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