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港 > 法律

我本反派 第三十七章 人算不如天算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9:53

我本反派 第三十七章 人算不如天算

“少主,我们真的不去凤都吗?”

驾着牛车,缓慢的行走在乡野小路上,一路皱眉的苏五再一次回头,忍不住开口询问。

“不去。”

苏刑睁开双眼,断然拒绝,根本不理苏五的主张。

若是不知道易剑心在凤都之中,苏刑或许迷迷糊糊就进去了,可是现在,还是算了吧。

要知道前世,就是因为苏刑得罪了易剑心,导致无双城同凤都的结盟破裂。

到最后,晋城攻打无双城时,凤都袖手旁观,无双城孤立无援,坚持不住,彻底被攻灭。

有这段黑历史,苏刑哪里还敢再去凤都、再和易剑心碰面,尽可能避免与他见面才是王道。

而且苏刑已经打定了主意,在自己实力不够强、没办法和易剑心比肩时,绝不轻易出现在易剑心的面前。

如果那段历史真的无法避免,苏刑也要保证自己有能力摆平易剑心,最大限度降低对无双城、凤都关系的影响。

苏刑心中一万次决定,可惜到底是人算不如天算,或者说是他算不如美人算…

“草茵如毯、花兰如锦,夫作田、妇箪食,儿绕树、女编花…,没想到这乡野小路,竟也有一番雅趣。”

中年儒生信马由缰,一边看着周围的景致,一边含笑泛酸,怡然自得,感悟着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

“虽然这道路难行了一些,不过也算是不错,晨雾衔山、阡陌纵横,倒是别有人间闲趣。”

马车另一角掀起,一道天生含情的眼眸带着一份慵懒,细看这清晨农景。

“作田做地乞,箪食当浮摆。儿女笑无心,勤勤碌余生。”

乡村的三岔路口,同样的场景,不同的感慨,心情不佳的苏刑做了一个打油诗,却是让各自都停在路口。

马车和牛车奇妙的相遇,一时间都有一份尴尬。

虽然苏刑的打油诗粗鄙,但是无疑更接近现实,有点反讽,让马车上的人蓦然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而苏刑则更多的是苦笑,费尽心思摆脱,却不想竟在这里相遇,什么盘算都白费,哔了狗的感觉,“见过易先生。”

既然相遇,苏刑即使心中再不愿,却不得不下车,向坐在马车上的易剑道长施了一礼。

虽然当日因为他的缘故,自己受了伤,可是后面他出手救自己亦是不争的事实。

人虽然糊涂了一些,但苏刑却看得出来易剑道不是一个心思深沉之人,倒是能相交一番。

“呵呵,小友无碍吧。”

易剑道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苏刑,微微一愣,含笑关切了一句,没有抓着苏刑离去不放。

“我家少主无碍,多谢易先生关怀。”

苏五活了大半辈子了,自然是看得清楚二者之间彼此的尴尬,主动介入,“那日我擅自做主,让神鸟卫带走少主,竟不知是易先生出手,苏五实在抱歉。

多年未见,易先生风采依旧,苏五在此再谢易先生出手了。”

拱手致意,苏五主动揽责,并有一份寒暄。

“不碍的不碍的。”

易剑道连连摆手,“十几年未见,皆是故人”看着苏刑,笑道:“一切皆是那夜我误会的缘故,小友现在无恙,我也放心了,至于其他小事,无关大雅,不碍的。

多年未去无双城拜访,当是遗憾,今日见五老亦是不见老,甚好甚好。”

谦谦君子风,一笑化解了所有的尴尬,倒是让人很难生出什么恶感来。

凤都和无双城是数百年的交好,易剑心身为凤都的长老,自然和无双城有所交集。

易剑道当年便是跟随易剑心去过无双城几次,和苏五等人亦相熟。

苏五知道是易剑道救得苏刑时,便想同他一道走,这样一路上也有个照应,安全一些。

谁能想到苏刑不愿,而且态度还异常坚决,便选了这个乡野小道去往冰海深涧,却不想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

当真是巧的很,苏五心中暗笑,却不开口,等着事态发展...

“小友可是去凤都方向?”

正如苏五所猜想的,尴尬缓解,易剑道忍不住询问他们的去处。

这条小路僻壤,鲜有人经过,却是去往凤都的捷径,所以易剑道有此一问。

“嗯。”

苏刑虽然不愿,但还是点头了,到底不想太过欺瞒易剑道,“我打算游历一番,可能会路过凤都。”

易剑道一听,不禁点头,“那好,正与我同行,我们一起上路吧。”

“怕是苏公子不愿吧。”

帘子掀起,一个妖娆的身影出现在苏刑的面前,面纱虽然挡住了清慕的面容,一双含情眼眸却是天生的魅惑,直视着苏刑,“苏公子似乎并不太愿意和我们一同出游。”

清晨柔辉,让丽人的眸光更加夺目,沐浴在静谧的晨雾与霞光之中,也让她添了一份灵性,苏刑初看时,宛若自然灵物,灼灼恍恍。

“姑娘说笑了。”

苏刑从那双勾人的眼眸中回过神来,带着一份笑容,道:“之前未知是敌友,苏某未感放心,后来才听五老所言,易先生是我无双城的一位故人,岂会再避而不识。”

虽然理亏,不过苏刑嘴上却不能承认,反正那时候大家都没有彼此说破身份,是敌是友难分,有什么举动,很正常的事情,也挑不出什么太大的理来。

“既然如此,那大家一起上路,去凤都吧。”

清慕似乎也没打算太为难苏刑,顺着他的话做了决定,转回车内,又突然回头,看了苏刑一眼,“苏公子应该也很想去凤都吧,看一看故人。”

“嗯?嗯。”

苏刑一愣,下意识的点头,“是很久没去凤都了。”

模糊的记忆里,确实有对凤都的印象,却淡忘的差不多了。

被对方这么一说,苏刑记起了一些东西,却是零星的一些片段。

除了一些大人之外,只有几个小孩,自己好像也在其中,还有一个小女孩,记得不真切,却在此时被唤起了。

似乎她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可是后来她消失了。

去哪里了?她没说,或者她说了,自己给忘了...

“少主、少主。”

意识被唤醒,见到苏五关切的目光,“少主,你没事吧。”

“没...没事。”

苏刑缓了缓心神,见到自己牛车跟在马车之后,不禁一问,“我们去哪?”

“凤都啊。”

苏五转过头来,有些不可思议,“少主不是答应慕姑娘一起去凤都吗?”

“慕姑娘?”

苏刑脸色一变,豁然起身,“她姓慕?!”

华池县人民医院
溧水县中医院
长治看妇科医院
菏泽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泰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