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港 > 旅游

企业气候科学家倡导科学还是维持现状

发布时间:2019-03-02 16:32:34

众所周知,1989年全球气候联盟成立并制定了有关温室气体的规定,从那时起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就一直是化石燃料工业掀起反对该规定活动的领头人。

他们的反对行动包括动员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向气候变化的科学发起挑战、突出减少排放所付出的经济成本、出资捐助相关政治活动,以及支持保守派智囊团和否认气候变化小组(否认气候变化将带来影响的相关组织)。

现在,这个的故事出现了意外的反转,这得归功于《内部气候》详尽的历史资料研究。原来,在1970年代末到1980年中期,埃克森美孚公司资助了自己的科学家,让他们从事严谨的气候变化研究,并得到了燃烧化石燃料会助推气候变化并导致潜在可怕的环境后果的结论。

回顾1977年7月,埃克森美孚的一位高级科学家在向公司管理委员会递交的报告中写道:

科学界有一个普遍的认识,那就是人类对全球环境产生的影响就是通过燃烧化石燃料向大自然释放二氧化碳。

到1980年,埃克森美孚公司已经组织了一支高水平的科学家团队,这个团队参与了不少前沿的科学研究和气候模型的建立工作。这部分从未公开发表过的结果证实了目前科学界广泛达成的关于温室气体有害的共识。

已经揭开的黑幕吊足了大众想了解埃克森美孚公司这种变质现象的胃口,并使得其对抗碳排放监管的企业活动暴露在人们更加愤恨的目光之下。然而,尽管有大量的媒体关注此事件,却鲜有报道讨论了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内部科学家在塑造石油巨头们在气候变化这一问题的公开立场上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我们曾经发表于三年前的一项研究提供了许多有用的内容。我们采访了来自汽车行业的科学家和管理者,

企业气候科学家倡导科学还是维持现状

这个行业也深受严格的碳排放控制影响。

我们发现科学家在不同公司中的角色并不相同,但是他们在确立自身所处企业关于气候变化的立场时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特别是在公司及科学家感受到商业压力时。一些科学家力争通过涉足更广泛的科学界—正如埃克森美孚公司起初所做的一样,甚至通过竞相强调气候变化来促进气候科学的发展。其他的科学家则更注重内部的研究,他们筛选外部的科学结论并在公司内部的简报和报告中强调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的观点。

为大气污染“换挡”

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客观科学可以驱动公众政策以及公司营销策略的变化;大众对于温室气体的担忧会促使政府制定相关的规定,因此许多企业会通过投资低碳产品和技术来应对此类规定。但是仍然有复杂的社会和政治过程会在科学和政治之间斡旋。

我们主要针对造成企业对于气候变化立场的组织架构以及商业因素进行研究,尤其是他们的内部科学家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自从与化石燃料相关的企业在能源系统的管理和地球的可持续性上掌握越来越多的话语权,我们研究所涉及的话题就成为了一个主要的议题。这些大公司控制大量的财政、技术和人力资源,他们所做的决定和研究领域对政策和社会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

1988年,美国宇航局科学家詹姆斯·汉森在参议院面前证实了气候变暖的危险性,这个事件引发了公众的讨论以及企业对于各项规定的担忧(图片来源:美国国会)。

1988年6月炎热的一天对于大众关注气候变化来说可谓是开创性的时刻,这一天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宇航局科学家詹姆斯·汉森在美国众议院能源委员会面前证实了气候变暖的危险性。在此之前尽管人们从事了许多关于气候变化的研究,但是从未产生过类似汉森演说如此大的媒体效应,汉森的证词强调了气候变化的重重危机已迫在眉睫。

福特和通用汽车公司的管理者和科学家告诉我们,汉森的证词将气候变化摆到了公司发展规划的台面上。其中的一个管理者形容他对于“气候从0到60”的变化是如此之快感到震惊不已。同月,在多伦多的一个关于大气变化的会议上人们提出了到2005年温室气体的排放要减少20%的目标。

汽车公司的管理者有理由期待人们将会对气候变化采取迅速地应对。1984年在南极洲关于“臭氧层空洞”的科学发现立马促进了1987年蒙特利尔协定书的产生—这是国际上关于逐步淘汰易消耗臭氧的气体而达成的协议。汽车行业和其他碳排放较多的部门都将这个协议的产生看作是一个不详的先例。汉森对于气候科学的普及却反过来又推动了商界挑战科学的行动。

当时,美国所有主要的汽车公司都质疑主流的气候变化研究,并提出“拭目以待”的政策,尽管他们对此政策支持的强度并不相同。通用公司是美国避免直接对抗科学的公司,其随后也引领了美国工业界研发了辆商业电动车—命运悲惨的EV1.

相反地,福特公司的CEO艾利克斯·特罗特曼在1990年代早期曾经大声抨击有关气候变化的政策并强调这些突然的行动所带来的高额支出。对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科学报告的怀疑已经渗入到了整个企业当中,福特的一位管理者表达了人们普遍的担心:“IPCC是科学之政治,而非科学之科学。”

固有矛盾

福特公司和通用公司都有自己内部的科学家小组,他们主要的研究都是针对组成烟雾的空气污染物,比如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和悬浮粒子。早在1970年代,这两家公司都指派了科学家来追踪气候变化,但是同埃克森美孚公司不同,他们并没有在手的研究中投入大量资金。取而代之的是,他们为大学和政府研究中心提供审查和解释科学发展的帮助。

我们的采访揭示了在学术界和工业界的分界线上存在着固有的矛盾。企业科学家们既希望维护客观规律的规范和自由的调查,但与此同时也感受到来自以森严等级和利益驱动为底线问责的企业压力。

一位接受采访的管理者评论道,与产品运营密切合作的科学家都处在“社会压力之下,他们周围的人都毫不关心气候问题也不想听到相关话题。”

通用公司生产的1991 EV1汽车,是一款完全靠电力驱动的汽车,广受好评,但是公司对此车种和项目投入的热情并不大,终被废弃。(图片来源:rightbrainphotography/flickr,CC BY-SA)

我们发现福特公司和通用公司有一个显著的不同点,那就是他们的企业科学家站在科学界和公司利益的边界线上。现在科学界有一个新的论点—人类的排放对气候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数据显示这些企业科学家的观点对于公司是否接受或拒绝这个新论点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鲁斯·雷克是通用公司气候变化研究的首席科学家,曾经活跃在外部的气候科学界并备受尊敬。她一开始是一个气候变化怀疑论者,随后转变成了一个内部科学支持者。她于1985年组织了一场大型的通用公司内部会议,许多外部的科学家(不包括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受邀在会议上做了报告。来自通用相关自主部门的产品经理被要求说出他们的策略是如何影响温室气体排放的。

相较而言,福特公司却是一个权力更加集中的公司,董事会对产品和政治战略的管理控制则更为严格。在福特公司被指派去追踪气候变化的科学家相对来说都是同外部气候科学界隔绝的,而且倾向于通过将日渐巩固的气候变化证据淡化而过滤掉这些科学发现。例如,他们邀请的外界科学家仅限于气候变化怀疑论者。

埃克森美孚公司改变战略

埃克森美孚公司在1980年代早期对气候科学的投入似乎已经被类似通用公司的计划所替代。《内部气候》调查组发现埃克森美孚公司引进了一些同大学和政府科学家合作的外部专家,他们在一个与商业压力隔绝和鼓励管理监测长期风险的企业文化中工作。

亨利·肖是当时埃克森美孚公司的领头气候科学家,他的工作是寻找科学的合法性来影响辩论的走向。在1978年的一封信中他写道:“埃克森美孚公司的管理层必须得认可该小组在科学界、政府和公司内部的出色表现。”

但是到了1990年代,埃克森美孚公司便发生了变化。在一项与阿姆斯特丹大学安斯·科尔克博士合作的针对美国和欧洲石油大亨的研究中,我们发现埃克森美孚公司在对气候科学研究组的定位上与福特公司更为接近。

埃克森美孚公司的气候战略小组的是德高望重的来自哈佛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家布莱恩·弗兰纳里。他曾经是一位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尽管很少参与到气候科学界的主流当中,他还是利用他的科学合理性影响了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内部管理者并引导了外部的反对运动。

埃克森美孚公司现任CEO雷克斯·蒂尔纳森对可再生能源的买卖兴趣寥寥,并表示社会能够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图片来源:Reuters)

埃克森美孚公司的战略过程越来越集中在CEO劳伦斯·劳尔和后来的李·雷蒙德身上,留给人们对替代方案的考虑空间越来越少。比如说,对于气候变化的担忧会导致针对商业界日趋严格的监管和日渐增加的信誉风险。相比较而言,壳牌公司传奇的战略规划过程则明确地向管理层施压,亟待考虑关系所有主流社会、环境和经济趋势的情况。

就在1980年代末,埃克森美孚公司转变了其策略。不再继续投入精力在气候变化的专业技术中去达到赢取外部信任的目的。公司从项目中抽调资金,转移到否认气候变化小组中,并且通过部署游说和公关机器企图影响决策制定者。埃克森美孚公司的一位管理者告诉我们“决策管理者不可能忽视我们;我们就如同一头站在桌子上的大象。”

1980年代末,人们对碳排放规定的担忧升级,成为限制埃克森美孚公司独立的气候科学计划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对企业管理者和科学家的采访使我们相信他们对于气候变化的展望并不仅仅是战略层面上的,也不受企业利益的驱动;科学家同样受到来自组织架构和文化上的影响,同样的,他们也会反过来左右管理思想和公司战略。

近几年来,埃克森美孚公司也在调整稳固自己的立场,2007年他们宣布尽管依然反对大部分形式的碳排放规定,但是会放弃对否认气候变化小组的支持。就如同其他石油公司一样,埃克森美孚公司也涉足天然气和生物燃料产业,给未来下了赌注。埃克森美孚公司的站现在还认可需要“把政策重点放在让世界开始走向减少排放的道路上,与此同时也要认识到解决温室气体排放问题只是所有需优先考虑的世界性问题之一,其他重要问题还包括经济发展、贫困地区教育和公共卫生。”

人们不禁要问,如果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内部科学家更多地参与到更大的科学界当中,并且不那么容易受到来自商界的压力,那么埃克森美孚公司会走向哪一条道路。

翻译:季韬

审稿:辅平萍

原文链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