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港 > 生活

无上人皇 0337章 凄惨的结局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3:18

无上人皇 0337章 凄惨的结局

夏青岚激动紧张下紧绷的表情,在看到屋内场景后瞬间变成了崩溃状,这种忍辱负重后希望变成泡影的巨大落差,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夏青阳果断的将其击晕,以免她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发生意外。

“杀人了――”

“天哪――快来人哪!出人命了――”

当夏青阳步入房间准备查看一番时,整个青楼忽然变得喧闹起来,无数的男女蜂拥而至。

夏青阳心中冷笑不已,他当然能走掉,不过既然对方步步紧*,他也没必要再一味退让了。

当夏青岚悠悠转醒,伏到母亲身边哭泣时,宁家的人现身了。

宝燕带着十几名魂师堵住了房门,楼下包括整条街道也尽数被宁家的府兵控制。

“男的杀了,女的赏给你们处置。”宝燕二话没说就下了命令。

这些魂师都是宝燕母亲指派的人手,自然对宝燕的话言听计从,也不问缘由,直接扑杀了过去。

只是这些人并不知道房间中的男子是谁,否则他们绝不会如此痛快的答应。

夏青岚听到动静吓得花容失色,催促夏青阳快跑。

夏青阳冷笑一声,祭出猎刀,旋风一般在房间中转了一圈,他没有对这些人下杀手,每人斩断了一条手臂,仅此而已。

只等着看夏青岚悲惨下场的宝燕,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夏青阳的猎刀架在了脖子上。

“我警告过你,不过看起来你并不怕死。”夏青阳道。

“我,你???”宝燕嘴唇哆哆嗦嗦的说不利索。

夏青岚轻声道:“青阳,不要杀她。”

宝燕闻言忽然胆气壮了起来,一挺胸膛不屑的道:“你敢杀我?杀了我宁家会把你碎尸万段,让那个贱种每天被十个男人糟蹋!啊――你,你???”

夏青阳什么也没说,只是把猎刀往前送了一送,锋利的刀刃轻易的划破了宝燕的肌肤,鲜血流出,刺骨的寒意令宝燕浑身颤栗不已,恐吓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宁家外面的魂师和府兵挤满了艳云阁的大堂和楼梯,但却无一人敢上前出手搭救自家小姐。

“青阳――”夏青岚担忧的看了一眼宝燕。

夏青阳把猎刀稍稍往回收了一点,他在等着宁家的人来,只杀一个宝燕虽然解恨,但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宁家的人也没有让他等多久,心系女儿的宝燕母亲首先驾临,宁浩庸自然也得到了消息,随后赶到,两人一前一后上楼。

看到屋内场景,宁浩庸忍不住趋前两步,但背后传来一声重重的冷哼,他犹豫半晌,终是停下脚步,不过那目光却始终落在地上的女子身上,神情悲切。

夏青岚冷笑道:“活着的时候不见你牵挂,死了又何必惺惺作态,你要真还有良心,就帮我母亲报仇,杀了她们!”

最后的希望被无情浇灭,夏青岚不必再卑躬屈膝,不必再忍辱负重,悲伤之余反而恢复了几许往日的性子,指着宝燕母女叫道。

宁浩庸默然不语,宝燕见父母在侧,却又恢复了胆气,叫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们杀的你母亲?说不定是没伺候好人家,被人杀了呢!将来你要做了这个,可千万别像你的母亲???呃,你???母亲救我!”

话未说完,宝燕就觉得脖子上冰冷的刀锋再次前压,皮肤被割裂的痛感再次袭来。

“贼子大胆!”那妇人厉喝一声,忽然出手,身法竟是极快,闪到夏青阳身边,一剑刺出。

夏青阳冷哼一声,手腕一转,猎刀横斩出去,与那长剑撞在一起。

只听当的一声,火星四溅。

夏青阳微吃一惊,那剑竟然没断,想来也是一件品质极高的魂器。

妇人却更是吃惊,她的剑是父亲赐下的完美魂器,竟然没有斩断对方的刀。

宝燕很机灵,趁着功夫想逃,却被夏青阳一把掐住脖子,给拽了回来,猎刀重新压了上去,道:“夫人,刀剑无眼,你可小心了。”

“你想怎样?”妇人沉声道。

夏青阳看了一眼夏青岚,道:“以命抵命,血债血偿。”

“哈哈――”妇人怒极反笑:“无知小儿!”

宁浩庸忽然怒道:“夏会长,请你不要再c手我宁家之事,若非你c手,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夏青阳也不客气,回击道:“阁下真是脸都不要了,闹到这个地步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的?”

“你!”宁浩庸无言以对。

那妇人喝道:“浩庸,与他废话什么,你我联手取他性命!”

宁浩庸依旧犹豫不决,他是知道夏青阳与宁家关系的,而且他也不认为两人联手就能留下夏青阳。

“庸叔,这是怎么了,怎的闹出这么大阵仗?我方才去你府上,才听说出了事。”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大哥!你快来,宝燕被坏人欺负了!你要给我做主!”宝燕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大呼小叫。

来人正是宁长河,他走到近前,一下子愣住了:“青阳?怎么是你?你这是???”

他看到了夏青阳的刀,然后他看到了夏青岚,以及地上的女人。

聪明如他,自然很快明白了,皱眉道:“青阳你先把刀放下,这是庸叔的家事,你怎的掺合进去了?”

夏青阳如今也知道不能怪宁长河不上心,就连他都认不出夏青岚,但他的刀却没动,只是道:“这是我姐。”

宁长河一惊:“她就是夏青岚?”

这事儿可就难办了,他对宝燕道:“宝燕,你老实说,是不是你让人动的手?”

宝燕扁着嘴没说话,旁边的妇人哼道:“是我派的人。”

宁长河脸色微变,夏青阳察言观色,知道那妇人怕是身份了得,当下冷笑道:“仇我是一定要报的,宁兄作何选择,我都能理解。”

“青阳,放了她吧。”夏青岚虽恨不得立刻就手刃了宝燕母女,但也知道对方不是他们招惹的起的,走到夏青阳身边,抓住他的胳膊,冲他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异变陡然发生了。

宝燕或许是觉得有了靠山夏青阳不敢动手,又或许是被猎刀上冰冷的气息给刺激的失去了理智,蓦地伸手给了夏青岚一巴掌,叫道:“你个贱种,都是你个贱种,要你在这假惺惺,你当初干嘛要回来!丧门星!”

“我已经给过你多次机会了。”夏青阳寒声说道。

“你敢!”

“青阳且慢!”

“啊――母亲救我!”宝燕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响起,只见夏青阳手起刀落,血光迸溅中,宝燕的一只手臂齐肩断裂,掉到了地上。

夏青阳终究还是留了余地,他看得出宝燕不是首恶,真正容不下夏青岚母女的是宝燕的母亲,虽然宝燕言行也十分可恶,但若真的一刀咔嚓了,怕也不大妥当。

最重要是他看出来宁浩庸对夏青岚母女是有感情的,只是慑于夫人的威势,处理的十分窝囊,所以他也不愿轻易斩断夏青岚与其的父女情缘。

然而夏青阳的手下留情和良苦用心,宝燕母女却并不理解,她们也不打算去理解,宝燕痛的晕了过去,其母祭出魂器长剑,杀向夏青阳。

夏青阳也不客气,一式铁锁横江卸去对方攻势,继而一招单刀赴会,将其*退,然后接一招长虹贯日,三招之内就展开了凌厉反击。

妇人也是卓越魂师,但比起夏青阳实在是差了太多,就连其仰仗的品质极高的长剑,也在猎刀面前落了下风。

没过五招,只听当啷一声,长剑落地,手腕见红,夏青阳的猎刀架在了妇人的脖子上。

“青阳,你若信得过我,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宁长河急道。

宁浩庸也沉声道:“夏会长,你若再这么斩下去,毁的可就不仅仅是我宁家了。”

夏青阳又不是屠夫,自然不会胡乱砍杀,他扭头对夏青岚道:“姐,你说吧,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不要有顾忌。”

夏青岚看了看地上的母亲,欲言又止。

宁长河立马说道:“庸叔,青姨生前命途多舛,死后也当有安息之所,你派人将她葬进宁家祖坟吧。”

“这――”宁浩庸有些迟疑。

夏青阳和夏青岚也有些吃惊,有资格入葬宁家祖坟的出了宁家的子弟外,只有原配夫人才行,像柳叶青这等妾室是没有资格进祖坟的。

宝燕母亲冷笑道:“长河,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们的家事,不要以为自己是族长嫡子就多了不起,只需我父亲一句话,就能免了你继承族长的资格!”

宁长河表情淡淡的道:“你若能找到大长老,就算免了我继承族长的资格,我也心甘情愿。”说完又转向宁浩庸:“庸叔,在这件事上你已经酿成大错,若再不悬崖勒马,可就没有转圜余地了。”

宁浩庸脸色惨淡,说道:“就依你说的办,宝燕生性顽劣,如今也受到了惩罚,以后我会严加管教,至于你???”他抬头看向宝燕母亲,惨笑道:“即日起逐出宁府,永世不再往来!”

那妇人愣怔了片刻,忽的哈哈大笑,继而猛然一声厉喝,身子一闪,脖子从猎刀上划过,倒地不起。

北京丰台医院
青岛内分泌糖尿病医院
重庆治疗阳痿费用
九江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白癜风医院武汉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