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揭秘庄园外交摘领带换便装交朋友图

2018-10-29 11:55:40

揭秘庄园外交:摘领带 换便装 交朋友(图)

安纳伯格庄园位于洛杉矶以东110英里左右,是已故美国出版巨头、慈善家兼前美国驻英大使安纳伯格和他的夫人丽诺尔的故居。这座着名庄园位于南加州沙漠绿洲中、号称“西部戴维营”。

摘下领带交交朋友换上便装聊聊想法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的会晤将使安纳伯格庄园真正成为‘西部戴维营’,这让我激动得心绪难平。这次会晤也将是我们这里重要的大事,正是中国把‘阳光之乡’再次搬到世界舞台上。”管理安纳伯格庄园的基金会受托人之一卡巴勒的父亲兴奋地对《环球时报》说,该庄园创办人心愿就是让这里成为美国与其他会晤的庄园外交根据地。近些年来,在各种私人或国家庄园中进行的“不打领带的外交”越来越流行,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曾邀请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到私人庄园会晤,小布什也曾在家族的克劳福德庄园请数十位外国政要进行烧烤,俄罗斯以及欧洲多国政要也越来越倾向于在“家”里见外国政要朋友。德国国际政治问题学者胡博尔表示,庄园外交其实突出证明领导人互相将对方视为朋友,往往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这也是“事在人为”在外交中的作用。

中美首脑将在庄园聊真心话

庄园外交’的好处就是给会面首脑们一个比较人性化的宽松话语环境,让大家能够放轻松,穿便装聊聊自己的个人想法,从人性化的角度寻找问题的突破口。”即将在美国展开的中美“庄园峰会”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伦敦智库、欧盟改革委员会的学者欧丹妮耶对《环球时报》说,“庄园外交”的另一个好处是它的非官方性,让对话双方不需要将彼此的讲话看得太过认真,而这样反倒是可以相互摸底,磋商出彼此都能接受的条件。她认为,类似“庄园外交”这样的模式,在西方会经常见到,首脑们在脱下西装摘下领带后,往往会更轻松。

德国洪堡大学国际政治问题专家胡博尔对《环球时报》称,“庄园峰会”代替国事访问,一方面说明奥巴马对与中国领导人会晤迫不及待;另一方面,中美两国领导人在这里更能像朋友一样聊出真心话。

对于为什么会选择在安纳伯格庄园举行这次举世瞩目的中美会晤?白宫负责国家安全和防务的助理秘书巴莱德舍尔日前称:“在这个不太正式的场合举行两天的会晤,提供了一个讨论美中关系全部各种问题的机会,这种讨论是要努力为未来数年的美中关系搭建一个积极和向前看的日程。”巴莱德舍尔说:“加利福尼亚出现了两位元首可以更加轻松会面的机会。作为安纳伯格地产的‘阳光之乡’是一个私人处所,那里可以使两国元首与少数顾问进行深度讨论。”加州《沙漠太阳报》称,巴莱德舍尔的这番话“首次深度解读了安纳伯格庄园被选为习奥会晤地点的原因”。

庄园会晤体现两国友情

“庄园外交”在欧美有很长的传统。美国是热衷“庄园外交”的国家。戴维营是美国总统的避暑胜地,也是上镜频繁的“庄园外交”舞台。戴维营兴建于1938年,艾森豪威尔总统1953年以孙子戴维的名字为其命名。由于从白宫乘坐直升机只需30分钟便可抵达戴维营,因此美国外交史上的许多“大手笔”都发生在这座庄园: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访美时,艾森豪威尔为体现“合作友善”,特意在戴维营安排“庄园外交”。戴维营着名的“庄园外交”事件,是美国总统卡特1978年邀埃及总统萨达特与以色列总理贝京在此签署《戴维营协议》,后两人因此获诺贝尔和平奖。

不过由于戴维营的产权属于美国海军,仍带有浓厚的“半正式”色彩。比戴维营更随意的,则是历任美国总统的私人庄园。美国总统大多有私人产业,从约翰逊总统在自家农场接待西德总理阿登纳起,私人农场就成为美国外交的常见舞台,如小布什总统曾在自己家族的克劳福德农场接待过数十位外国领导人,俄罗斯总统普京甚至在这里下过厨。

在欧洲,许多国家的总统、总理或首相出身平民,并没有庄园或别墅。不过,许多国家仍想方设法为领导人会晤营造轻松的环境。1921年,英国政府就启用了由菲勒姆勋爵赠送的契克斯阁,作为首相的度假别墅。尽管英国首相较少进行“庄园外交”,但契克斯阁曾接待过许多英国首相的“亲密朋友”,如布莱尔曾在此多次会见有“私人交情”的小布什。

瑞典的哈普松德庄园自1953年起就是瑞典首相度假屋。瑞典是中立国,冷战期间常常扮演沟通东西方的东道主角色,哈普松德自然“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1964年埃兰德首相和素以豪饮着称的赫鲁晓夫在这里畅饮至通宵,为世人所熟知。冷战结束后,瑞典的外交地位有所消退,庄园也冷清了不少。

并非仅有西方国家热衷“庄园外交”。前苏联和俄罗斯领导人都常在黑海沿岸索契的度假别墅接待外国元首,如普京的索契别墅就曾接待过多位外国政要,还举行过多边峰会。而更私密的“庄园外交”,普京则放在其离莫斯科不远的新奥加廖沃别墅,普京会用家宴款待被邀请的贵宾,并一起参加户外活动。只有施罗德、胡锦涛等被视作关系特别密切的“老朋友”,才会被请到新奥加廖沃来。

外交突破常在非正式场合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外交会晤有多种方式。在较正式的见面中,在礼宾和各种形式上用时非常多,领导人真正能够坐下来谈话交流的时间其实非常有限。庄园外交没有很多礼宾上的要求,领导人会比较放松。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赵可金称,外交有时恰恰是在庄园这种非正式场合获得突破的。有时繁文缛节的正式场合反而会限制达成成果。他说,中美领导人即将展开的“庄园峰会”,表明中美关系开始走向“新朋友”关系。以前,中国在美国有一些老朋友,如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等,随着他们的老去,中国希望在美国再找到一些真正的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伙伴。既然奥巴马愿意提前邀请中国领导人会面,还安排这非正式的见面方式,说明他希望与中国领导人交朋友。环球时报驻外陈一鸣纪双城青木陶短房本报段聪聪

诸暨祥生观棠府
膜结构车棚
杨春湖畔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