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港 > 教育

圣武称尊 第四百三十一章 饥渴的海绵

发布时间:2020-01-10 12:46:39

圣武称尊 第四百三十一章 饥渴的海绵

穆大师亲自发话允许进入,楚天扫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柳魁,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刺激对方,从他的身边路过,进入院落之中。

所谓恩怨,只有当实力足够时,狠狠反击对方来报,若是通过一些无益的口头言语,平白落了档次,没的让旁人笑话罢了。

柳魁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如此变化数次,闷哼一声,振袖怫然而去。

走时,心里还暗自嘀咕了一声老糊涂,却是并不敢付诸于口头。

因为他知道如果说出口必然逃不脱老师的感知,老师一向最恨旁人说自己坏话,到时即便他是亲传弟子,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穆大师的居处说起来是小院,但那是相对于两栋高楼来说的,进来后发现也占了相当的面积。

一间普通的平房之前,是一片比较宽敞的院子,一张大作为摆在主位上,约莫十余个小凳则是在下首客位,不过师生们却没有在座位上坐,穆大师某处场地旁站立着,一群身穿念师会颁发法袍的年轻人如群星捧月般簇拥着他。

楚天向穆大师拱手深行了一礼,旋即目光不经意瞥了一眼那片场地。

场地地面上透露着一股封印的味道,感觉和测验大厅中切磋用的场地性质差不多,想来功效相似,在里面试验术法的话既不会破坏到里面的地面,也会波及到外面的院落以及观战的人群。

穆大师见楚天过来,脸色淡淡的朝他微微点头,劈脸冷不丁的问道:“你在精神修行一道,可有老师指点一二?”

楚天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可略作沉吟后,还是答道:“小子从涉足此道至今,尚未碰到名师,全凭自己一人摸索着修炼。”

至于灵妖传承,那应该是一种机缘,至于老狐狸,更多的是在其他事上一些经验的传授,在精神修行方面,旺旺只是将一些法门交给他,然后便是不负的捧着他那本小册子去看了。

楚天偶尔提问时,都会因为耽搁对方读书而被骂,让他心里很是憋屈。

不负至此,怎么都算不得他的老师吧。

穆大师听了,苍老的心脏怦怦直跳,重新焕发了第二春般的活力,血气上涌,老脸有涨出兴奋红色的迹象。

“不行,这时候要忍耐,不能被看穿。”

老人拼命告诫自己,强行压制下心头的淡然,怦然跳动的心脏缓缓停止下来,脸色复又变得古井无波,寂静片刻,便是顺着楚天的话言道:“既然未遇名师,想必就缺乏经验,这样吧,我今天再普及一下基础的理论知识。”

楚天连忙道谢,脸上感激发自由衷,穆大师心里暗自喜悦,脸上却不显露丝毫,正打算回到座位上讲理论,不料一位身穿二星法袍的微胖少年犹豫片刻,鼓足了勇气后,方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师?”

“干嘛?”穆大师本来已经转过头要往回走了,不妨突然被人喊住,心里很是不爽,一瞪眼睛恶狠狠的道。

微胖少年不想大师这么凶,在他的积威之下,吓得脖子一缩,但还是据理力争道:“老师刚才指点了一般,刚说到我施展那招时精神力消耗太多,咒语的吟咏不够熟练,并说要给我一些改进的建议,建议还没开始说呢。”

“建议,什么建议?”

穆大师鼓足不知,一脸的疑惑,皱眉想了良久,方才模棱两可的道:“我好像是说过这话,到底有没有呢,我也不记得了。就算是有,可建议我刚才不是给你了吗?若没给你建议,何必和你啰啰嗦嗦说上半天啊,笨蛋。”

“宏志

,你这小子听我讲座也有段时间了,怎么就是不开窍呢,建议已经给你了,回去后勤加练习不就好了吗,还问个屁啊。老是想着万门邪道走捷径,我在这里明白的告诉你,捷径可没那么好走。”

穆大师越说越起劲,到后来声色俱厉、振振有辞,直把吐沫星子喷了对方满脸。

宏志顿时感到惶恐,连声辩解道:“请大师明鉴,小子修行时想来勤勉,每天都进行锻魂,风雨无阻,十数年如一日,术法的修行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反复习练,不断改进,学海无涯苦作舟,精益求精且为乐。”

穆大师目光盯着宏志,且听他解释,手里不紧不慢的捋着胡子,等对方听完,又捋了一会儿,只到对方气势弱了下来,以至于心里都有些发毛了,方脸色淡淡的道:“恩,你知道错,那就很好了。”

“可你吹牛不打草稿,也不怕闪掉自己的牙齿,你才修行精神多久?还十数年如一日?年轻人,吹牛也要动脑子的。”

“大师,我错了。”宏志早被穆大师一番话说得头脑发涨,彻底忘记了自己是要干什么了。

穆大师不再理他,转过身去继续走,众人紧随其后,楚天自也往摆放座位的地方走去,那宏志愣了一会儿,只见旁人都要走远,连忙一路小跑追过去。

来到座位前,楚天等其他人落座,穆大师先落座,其他人后坐,宏志落座时冲楚天幽怨的望了一眼。

楚天见了暗暗好笑,敢情对方这会子才反应过来。

不过,他也是能够看出对方没有多少恶意,便是冲这少年微微一笑,宏志脸色便见和缓,不将此事记在心里了,倒也算气量宽宏。

座位多了几个,楚天也找个空座坐下,脸上兀自带着笑意。他对着宏志的观感并不差,而且对方微胖的体型容易叫他联想起楚宝那家伙来,虽然两者体型差距很远,但总归是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穆大师见众人都落座,润了润嗓子,正打算开讲,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老师,这基础知识我耳朵都听出茧了,不想再听了,还是说点别的吧。”

大师本欲发怒,循声望去,见说话的是他的得意爱徒杨思思,只得把脸上已经浮现出的怒意收起,摆出一副师长的架势训斥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虚心呢,要知道千里之提,毁于蚁穴,基础若是不够巩固,将来就别想获得太高成就…”

杨思思见她老师又要开启滔滔不绝模式,忙用玉手眼中带着碧玉耳环的耳朵,连声说道:“老师,是弟子错了,求你不要再说了。”

穆大师住了口,心中暗暗得意。

小样儿,老师我怎么都活了这么大年纪,难道还治不了你一个黄毛丫头。

笑话!

没人敢再开口。

几经波折后,穆大师终于可以开始讲座,他从术法的原理讲起,侃侃而谈,令楚天耳目一新,大开眼界。

“我辈中人修行精神力,与武道有所不同,精神力这东西不宜直接破敌,或驭动重物利器破敌,或操控妖兽制胜,或依靠智慧组装傀儡帮助自己,呵呵,驭兽师和傀儡师就不多说了。”

一说起理论知识,穆大师脸色肃穆起来,真正展示了一位专业大师应有的风范。

“念师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乃是施展术法攻击,何以术法有这般强大的威力呢?”

大多数人都没听人讲得如此细致,均摇了摇头,唯独杨思思眼睛一亮,正要开口回答,以宣扬自身学识之广博,不料知徒莫若师,穆大师先行看穿了她的意图,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说出了答案。

“关键就是借用了天地间的能量,天地无垠,各系能量都极为充沛,几乎取之不尽、有之不竭,就看你有没有手段去提取,去凝聚,去化为己用。”

讲到这里,旁人皆是屏息凝听,楚天听得很是专心,由于他从未经人指点,初次听讲收获便分外的大,只觉得随着大师的讲述,自己的眼前似是展开了一片心的天地。

或者说,这片天地本就存在,可他苦于观察不够细腻,许多细节没有注意到,而现在在大师的传授中,他的感知一步步的得到强化,更深入,更精细。

他就好像是一块海绵初次被投入水中,飞速的吸收着环境中的水分,://./10_10075/

南京邦德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深圳曙光医院挂号
吉林中医牛皮鲜医院
南充最好的男科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