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2幼女在母亲遗体旁饿数天续姐妹均无生命危

2019-03-04 21:54:11

2幼女在母亲遗体旁饿数天续:姐妹均无生命危险

刚满一岁的小女儿薇薇十分惊恐 资料图片 看望莉莉的居民挤满病房 资料图片

期间两女儿躺在母亲臂弯里粒米未进,所幸身体无大碍,本报特派已赶赴重庆

前日早上,重庆市南岸区长生镇原老粮库宿舍楼租赁户周传艳(注:经多方证实,应为邹传艳)家中,幼儿连续的啼哭声惊动了附近的邻居。邻居前往打探发现,屋内大床上,邹传艳已死亡多时,尸体已渗出尸水,她3岁的大女儿和1岁的小女儿躺在她的臂弯里,已饿得神志不清。医生判断,死者至少已死亡3天,。

经医生检查,受尸水的浸泡,1岁的小女儿陈薇患上了严重的肺炎,但大女儿陈莉除因饥饿过度导致虚弱以外,身体并无大碍。

警方介绍,死者邹传艳今年30岁,是湖北省十堰市房县窑淮乡窑场村人。6年前,她在浙江与来自重庆丰都的陈华相识相恋并结婚。2年后,小夫妻回到重庆长生镇打工,陆续生下两个女儿。事发当日,陈华仍在外打工。

此事经当地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响。昨日下午,本报赶到重庆找到了邹传艳的丈夫陈华和他们的两个女儿。陈华称,因为通讯不便,目前还未与岳父母取得联系。陈华托本报转告远在湖北十堰的亲人,“两个女儿身体都无大碍,邹传艳的死因也一定要调查清楚。”

两姐妹均无生命危险

昨日,赶到重庆市南岸区第三医院,陈莉和陈薇一开始被送到这里治疗。医生告诉,陈华已将孩子转到其他医院,“今天有不少都要来找他们。”

随后,在位于重庆市中心城区的儿童医院找到了陈华和孩子。听说本报来自邹传艳的老家湖北,邹传艳的丈夫陈华先是有些惊讶,随后表示:“妻子老家都还没有人来,请你们帮我把现在的情况转告他们。”

目前,邹传艳的尸体尚没有火化,正在等待尸检。陈华说,小女儿陈薇现在还在输氧,但已无生命危险,3岁的陈莉已不需要人照顾,有时还会给躺在病床上的妹妹喂东西吃。昨日,在医院与陈华交谈时,不断有好心的重庆市民买了东西前来看望两姐妹。“我现在要先照顾好两个女儿,等待妻子的死亡结果。”

与湖北老家几乎没有联系

陈华介绍,妻子去世后,他一直无法联系上岳父母,“她老家没有,邻居家的到现在还打不通。”他已通知了邹传艳的哥哥和弟弟,但他们都在外地打工,暂时无法赶到重庆处理邹传艳的后事。

陈华说,和邹传艳结婚6年来,他只在婚后第二年跟邹传艳回过老家,而邹传艳也很少到陈华重庆丰都山区的老家。陈华认为,因为经济原因,两人不能经常回家,他们四处打工,一直生活在租住的房子里。

丈夫陈华:夫妻感情“好得很”

昨日,陈华将结婚证和多张全家福从租住的屋子找出,带到了医院,每当有采访,他都会将照片拿出来给大家看。谈起妻子,陈华泪流满面,他说,他和妻子的关系“好得很”。“邹传艳没有工作,一直在家照顾小孩,我在建筑工地打工,每月收入2000元左右,除开房子的租金200元,剩下的钱刚够一家人的温饱,但生活得很幸福。”

陈华说,他之前很少长期在外打工,经常在家陪伴妻子和女儿。这次他2月17日出门,22日一次回家,“隔三差五我就会给她打。”陈华说,他一次和妻子通话是在24日晚,近几天打没人接,因为妻子平时经常关机,他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家里出了大事。

陈华一直念叨:“妻子以前身体也很好,几乎没得过什么病,这次的事太突然了。”

与邻居交往很少

重庆市南岸区长生镇有一个工业园区,附近居住的大多数都是打工人员。昨日,在陈华和邹传艳的租住地附近走访,邻居们说,他们对陈华和邹传艳都不熟悉,“附近都是打工的,没什么交流。”

陈华说,他们只和附近两家关系比较好。当问好到什么程度时,陈华说,“我们见了面打招呼,别人和我打招呼就是看得起我。”

长江商报特派重庆 王毅

本地连线》》》

她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

湖北房县30岁女子邹传艳在重庆租住地死亡后,一双女儿在其臂弯里躺了3天。此事经媒体刊发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昨日,分别联系了邹传艳的兄弟、前夫以及生前邻居,试图还原邹传艳在远嫁重庆之前的生活。

乡邻:多年不见这个姑娘

房县窑淮乡窑场村村支书卢利勇介绍,邹家有兄妹三个,邹传艳排行老二,另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卢利勇说,上个世纪90年代,刚刚18岁的邹传艳,经人介绍跟该乡观音堂村的晓晓(化名)结婚。由于两人性格不合,结婚不久后离婚。

前日下午,窑场村文书罗昌生受卢利勇的委托,到邹传艳家告诉邹父邹长进女儿的死讯。“以前我对邹传艳有印象,她见面就跟人打招呼,挺活泼挺有礼貌的。自从她出嫁以后,多年不见这个姑娘了。”

邹长进的邻居徐医生介绍,邹长进家里很贫困,两个儿子这些年在外打工也没有赚到钱。“邹传艳挺好的,想不到这么年轻就死了。”徐医生说,他记得2006年左右,邹传艳曾回过老家,在家里没有呆上几天,去年邹传艳还通过他们家的跟父母联系过。

前夫:他们曾经“闪婚”

昨晚,接通邹传艳前夫晓晓的,听到“邹传艳”这个名字,晓晓的反应是:“我跟她已经断了好多年了。”

晓晓告诉,他和邹传艳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当时我还只有19岁,家里也比较穷,但父母年纪大了,家里人都希望我早点成家。”晓晓说,两人认识后不久,就在当地举行了婚礼,当时邹传艳年仅18岁。

“结婚以后,邹传艳就让我出去打工,但是她在家里跟我父母亲过不来,吵着要分家,后来又要在一起生活,整天瞎折腾。”晓晓告诉,婚后他们夫妻俩经常为一些琐事打架。“有一天打架撕破了3套衣服。”

晓晓说,婚后他们的关系很不和睦。“后来听说我们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婚姻不受法律保护,我们就分了,从结婚到离婚不到一年时间。”

“哎哟!”听说到邹传艳的死讯时,晓晓的语气十分惋惜。

兄弟: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去重庆

昨晚,几经辗转,分别联系上了邹传艳的弟弟邹传军和哥哥邹传兵。

邹传军现在正在浙江打工,直到昨晚,他才听说姐姐去世的消息。“我很难过,我们姐弟已经有三四年没见面了。上一次她回来办结婚证,当时我不在家。”

邹传军介绍,邹传艳比他大几岁,他基本就是邹传艳带大的。“姐姐初中没念完,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就出去打工了。”邹传军说,哥哥邹传兵可能会先到重庆,弄清了具体情况后,他再决定去不去。

随后,根据邹传军提供的号码,联系上了在北京打工的邹传兵。邹传兵比邹传艳大两岁,他说,自己和妹妹也有七八年没有见了。

“她的丈夫我没有见过,她的小孩我们也没有见过。”和弟弟的态度有些不同,邹传兵说,妹妹的死让他很难过,但是他也不得不考虑眼前的事实。“我们的条件很差,她走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跟我们联系过,人活着都没有过去,死了过去还有什么用?”尽管试图劝说邹传兵去看看,他还是表示,要“先看情况再说”。

长江商报 谭经田

宁津县熟羊肉价格
全身发热高烧怎么回事
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