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寿信息港 > 汽车

圣脉 第一百七十七章 绞死了活该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8:23

圣脉 第一百七十七章 绞死了活该

叶君天貌似越来越找到了血阵的空档之处,如果能找到水火的节点,这许这些节点就是破开血阵的‘钥匙’。

叶君天专注点在两位副堂主的一举一动上。

终于,叶君天的感知线落向了中间出现的杂草大路上。难道这开启出来的门户就是此阵的节点。

对了,应该就是它了。因为它是节点,所以就是此阵和空档。

当然,这种空档是人家两位副堂主控制着血脉矿石形成的,是人为搞出来的。如果他们一操控,估计节点马上就消失了,随之而来就是血阵封闭。

“还不快进去,找死啊。”这时,叶理全一道喝叱声传来,叶君天猛然醒转。抬头一看,吗蛋的,自己因为研究血阵出了神,居然忘了进阵。

原地除了两位副堂主外一个人都没有了。而两人开启的门户已经开始渐渐关闭了。

那条杂路越来越小了,仅剩下一条三指宽的空隙了。人的身体根本上就挤不进去了,两空隙两边的飓风居然形成了一把把风刀在旋转着,如果冒然挤进去估计会给两大高手形成的人造飓风给直接撕成碎片,不是死也是屎了。

“小子,你现在怕死不进去也来不及了。刚才你不退出,现在没有退路,给老子进去。”感觉屁股上一股大力传来,叶君天根本上就来不及反抗就给一脚踹向了裂缝。外带着一块西楼令给砸了过来。

余光中发现了叶左那张狰狞着冷笑着的脸。

老家伙,暗算我!叶君天暗记在心,眼看就要撞到风刀上了。那一片片的风刀其实全是两位副堂主强大的血罡形成的,其强度堪比中等兵具。

并且,风刀好像电机叶片一般正反逆转运行着的,其撕扯之力何其的强大,给来几下的话估计立即丢了小命。下场绝对惨惨的,那就是碎尸万段。

反观叶理全却是一脸可惜的表情。

看来,两个家伙都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叶理全的是可惜,倒不是说叶理全惜才。因为自己是他的铁竿手下叶方搜罗来的。死了一个就少了一个天才。

而叶左的是幸哉乐祸。

世态炎凉在刺激着叶君天的神经。

老子不能死!

叶君天从心底里吼出了这句话。在身体即将撞上风旋之刀的一瞬间。叶君天作了个最大胆的决定。在这一瞬间,他全身骨节爆响。

叶君天突然间好像变成了软体动物,一下子收缩了身体。

这一幕看得两位副堂主都愣神了一下,而风洞此刻关闭了。叶君天也失去了身影。但是,原地还是掉下来了几块碎裂的衣袍布片。

“那小子好像施展的是缩骨功?”叶左摸了一下下巴。回过神来。

“不可能,缩骨功至少也得你我这种层次的才能施展。没修炼出血罡是不可能缩骨的。”叶理全摇了摇头。

“那他总不可能变个法术进去吧。”叶左哼道。

“倒有点像是分筋错骨术。”叶理全说道。

“分筋错骨术?叶君天自己给自己来这个,那不疼死他?”叶左的眼瞪得快成铜铃大了。

“我只说是好像。也是。那太痛苦了,自己给自己施展岂不是马上就痛晕过去了。那也得给风刀直接割成碎片。”叶理全对自己的看到的有些怀疑了起来。

说得也是。分筋错骨术用在刑讯逼供上是最有用处的。那是用强力手段把人体节骨硬生生的活拆下来。尔后又像是堆积木一般的组装起来,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住的。

“这种懦夫行为绞死了活该。”叶左一脸冷漠,好像在说一头猪的死活似的。

“唉……”叶理全叹了口气。刚才叶君天在琢磨血阵时的样子就是一种退缩的表现。两人都误会了。

里面好像一个巨大的风洞似的,叶君天简直给痛麻木了。的确如叶理全所讲的。在箭不容发的一瞬间,叶君在对自己实施了最恐怖的分筋错骨术。全身骨节爆响之际给活生生分解开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身体软皮下去最后挤过了风刀的空隙。

不过,一进去还没来得及重装骨节就给一阵狂风给卷到了神马地方。

叭嚓一声。叶君天像团软肉般的砸在了地下。惊起了一地的尘土,幸好是掉落在杂草泥土地里,要是落在岩石上也够呛。

“小子,你也有今天。”这时,一道冷漠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

抬头一看,吗蛋的,今天还真是衰老家了。掉得不是个地儿,居然掉在了叶象那骚包货的脚跟前。

往四周迅速的一扫,发现除了叶象跟叶包外并没有别的什么人。貌似大家落的地儿都不一样,估计跟进门户时那股巨大的风旋之气有关系。那风旋是分散刮地,所以,落地时大家都给吹向了不同的地方。

但是,目前这种状况自己只能当沙袋的份头了。因为,组装节骨不像拆骨那般简单。就像是拆房容易建房难一样的道理。要把全身骨节复位至少也得一些时间的。

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就等于是一个全身瘫痪的残疾人。

“哈哈哈,象少,这个乡下仔好像给摔残废了。”叶包都看出来了,一脸笑嘻嘻的跑了过来。

“绝对滴,你看,这小子骨节全移位了。摔得够惨的,像只赖皮狗儿一般。叶包,你说,是不是有得乐子找了。刚才两位副堂主是怎么样讲试炼规则的?”叶象大有深意。

叶君天才不管这两个家伙,全力摧动血气悄悄的在凝聚血念,摧动震天弓。因为,此刻不宜组装骨节。一动的话就会给两个家伙发现倒致他们提前出手。

而摧动血念不用动手脚,只要震动血脉就够了。再加上胃中黑洞的特殊的血脉掩盖能力,他们根本上就发现不了。

“打残不打死,只要有一口气儿在就不算是违背试炼规则。”叶包说道。

“唉,惨啰,一个残疾人儿,今后该怎么活嘞?”叶象在调侃,他要让叶君天在被打残前多受些精神上的煎熬。叶象是深知精神折磨法比肉体摧残法更让人痛苦滴。

“还能怎么活,瘫床上啰。”叶包配合着。

“你说叶包,咱们从哪处开始下手?”叶象故意的问道,还故意的瞄了一眼叶君天的下身。

“当然是从卵蛋处下手了,先打碎他的蛋蛋。今后,嘻嘻,见到美女只能干瞪眼了。这双眼留下一只就够了,能让他见到而得不到,那样子才能更痛苦。还有,留一条腿一只手,像只青蛙一样一跳一跳的爬……”叶包还真是阴,想出了许多折腾人的法门来。

“好好好,你小子脑瓜里想法不少。那就先敲碎他的卵蛋子再说。”叶象大笑了一声,抬起脚来还故意的在空中悬停了一下才貌似在找落脚之处,僵持了足有半分钟才狠狠落下踩向了叶君天的裆下之处。

这要是给踩中叶君天那就直接可以到人皇宫应聘太监公公的工作了。

那小子狠哪,踩人时还在咬牙切齿。而叶包一脸幸哉乐祸准备聆听叶君天这个乡下仔的惨叫声。这货在心里幻想着叶君天的惨叫声如何如何的。

卟……

啊……

惨叫声叶包绝对听见了,不过,不是叶君天反倒是叶象发出来的。这家伙刚才分神了,抬眼一扫,顿时傻眼了。

怎么搞的,叶象像个晒太阳的王八仰天躺着的。不过,他的胯下一片血红。

裤子明显给穿了个洞,貌似,蛋碎的是叶象而非叶君天。

自然,这是叶君天以震天弓发射了飞毛腿血念造成的结果。这个还是叶君天鉴于试炼规则手下留情了。

不然,一弹直接洞穿了这家伙的心脏最好。叶象也是太得意忘形了,完全失去了防护。不然,叶君天也不可能轻易得手。

“叶包,杀了他,杀了他。我来担。”叶象狂吼着抱住了自己的卵蛋子,他像个疯子。

“你也想蛋碎是不是?”叶君天双眼如电冷冷盯着叶包。那家伙给叶君天煽过一巴掌,深知叶君天的厉害,更何况,叶象比自己强大可是在瞬间就着了道。莫非这个乡下仔是在扮猪吃虎。因此,叶包条件反射般的退后了几大步。

“叶包,你还不出手。他是噓张声势。赶紧下手,等他恢复过来就太晚了。”叶象大叫道,差点喷血了。

“你可以试试。”叶君天手指能动了,指着叶象的胯下一脸冷凌。

“啊呀,象少,还是赶紧包扎治伤要紧。不然留下后遗症就麻烦了。”叶包的确给叶君天搞怕了,想到叶象的惨状。叶君天既然能伤叶象,自己比叶象还差一个层次。这个,蛋碎的感觉肯定特别的惨。

到时,叶象有候爷家的宝药相助估计能恢复,自己蛋碎了找谁恢复去。

所以,叶包当机立断。决定还是稳妥点好,那是抱起叶象找了个理儿拚命的逃走了。

“你个混蛋,你个孬种!我踹死你。”叶象被抱着还伸腿踹了叶包几下。

“好险!”叶君天心里汗了一下。刚才那飞毛腿血念也仅能来一下,如果叶包不是因为心里有阴影给吓着了的话那自己下场绝逼的惨惨。那种蛋碎的痛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四只痉挛。

不想了,赶紧组装骨节恢复功力才是王道。要是再遇上一个叶象第二那可就惨了。(未完待续。)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南区医院预约挂号
辽宁省复员军人康宁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男科医院哪好
南充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榆林治白癜风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